香檳色超新星

-Directioner.
-全职.
-喻文州皆是正义.
-APH.
-Larry/框圈/Dover/极东/周喻/叶蓝/喻王

很难过。
这儿寒假才看完的理三,全职原作进度1400+。
理三真的是神作啊!!!至今都很后悔之前弃了全职没赶上一刷二刷三刷四刷...。
前几天还看见游千太太更着文还在庆幸太太依然产出。结果今天就看到这样的消息。
祝三次安好吧...哎。

漫三少一时兴起:

你看看你特么都干了些啥!艹艹艹!!!
游千退圈了,你满意了?
不想跟抄袭者废话,请你原地爆炸!!!

司炉:

游千说她暂时不想上号,让我代发一下。

《透明》的地址:链接

 

----------

昨晚我觉得不至于这样挂出来,事情也不大,退圈也不全是因为这件事,不能推它出来背锅
但今天看到了聊天记录, @叶斐 的态度让我改变想法了,我还是挂一挂吧
我只放事情经过和聊天记录截图,其他的大家自由心证

(聊天记录中主要出现的人:
词作 @叶斐 ,主催 @柒念 ,基友@司炉,我) 

 


 

----------

 

来自一个死蔓:

 

我们今天晚上挂了五个小时的语音,从笑到哭从哭到笑,一边气一边又很伤感。翻过了微博上和lof里所有人的评论,直到最后一句她说再也不熬了的时候,真的哭到崩溃了。

 

我几乎是圈外人,我跟游千空白了五年之后再见到的她,就已经是去年11月在写至亲的她了。我没有跟她一起走过,也没有看她如何摸爬滚打,我甚至没赶上她的爱最深挚的时候。但我仍然感觉得到那种难过。

 

cp19游千包包p哥头卖我安利的时候跟我说,来蔓蔓,来全职我们带你感受热圈风云。如果是这样的热圈风云的话,我不想要。

 

我只想要她开心。

其实两年前第一次看全职就很喜欢了。因为名字很好听,整个人设很戳心。
现在重新捡回来看...嗯果然还是喜欢你啊★
生日快乐,喻队。

#衛孟衛#Jealous.(P2

—————————————————————

  James站在吧台後面,把錄節目時穿著的西裝外套掛在椅背上,這讓他自己著實看上去像個酒保。這時心神不定的Wiley推開門進來了,於是James便輕快地吹了個口哨,把手舉過頭頂響亮地拍了拍。這時一束光正好打在他的臉上,讓他的表情變得更加生動。Wiley雖然此刻心情非常複杂,可是他看到这幅模樣的James也忍不住咧嘴笑了。

 
  “給我來杯馬提尼,Jerk.”Wiley用指關節隨著音樂節奏叩擊著吧台,“要不然我就有種想要去搓碟的衝動了。”

  “聽說Jerk和Bitch是標配..”James嘟哝著往廣口高腳杯裡倒上安龍鋼管放在這裡的酒精飲料。然後隨意地往吧臺上一推。“嘿,Pouya.你來晚了!想喝點兒什麼嗎?”

  年輕的伊朗小夥子略顯拘束地端坐在椅子上,一直避免這類光直接照射在他的眼角膜上。“James,如果我在這裡想要無酒精飲料...”話音剛落,James便很識趣地給他盛了一大杯七喜.倒是旁邊的Wiley突然把胳膊搭在Pouya肩上,另一隻拿著酒杯的手在空中失控般乱晃著。“別擔心,Polly...你就算要臺灣珍珠奶茶什麼的...Jess,Jessica,Janet..抱歉兄弟你叫啥來著?無所謂了——他都會想辦法幫你弄到的!因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最,最好的。”

  “不是吧,這麼快就被放倒了??還是說他在來之前把白酒當水一口乾了..?”但此時並沒有任何留給James思考的餘地,因為這時候Wiley“咕咚”一聲滾到了地下.他旁邊的普雅也被他跟著拽了下去。Wiley在地上翻了個身,左手笨拙地解開领口處的扣子,嘴裡還咯咯地笑著。

  “James你知道嗎你.你他媽的就是個混蛋——”Wiley不安分地扭動著,他無比艱難地伸直食指,确保其準確無誤地指向James的鼻尖。“就是你這個混蛋讓我去引起這麼多尷尬的事情——Anderson!Car-Car-Carrie——”Wiley漸漸安靜下來,就好像真的在回想他的澳大利亞朋友的名字一樣。良久,他沖著Pouya燦爛地一笑:“拉我起來,Pouya.我現在要去一個地方。”

  “去哪裡?我得跟著你。”Pouya伸出手,把一直躺在地上的孟天拉起來.後者根本沒有理會Pouya的詢問,而是晃晃悠悠地穿過人群,推開大門走了出去.James離開吧台打算沖出去的時候,一群正在跳舞的女孩兒們擋住了他的去路。

==========================

看來我這次註定是要分3p更了x.

其實糖吳的劇情我還沒有決定好。要不然下次?

#衛孟衛#Jealous.

#請勿上升真人


By.皖秋


(Cp:衛孟衛/糖吳)


Wiley難得安靜地窩在自家沙發裡,盯著自己的手機屏幕,手指有規律地劃著屏幕。他一言不發地打開同樣的一條微博,不自觉地撕扯著自己的手指甲。

 

這是他研究這條微博的第三天了,而他依然沒有调查出個所以然。他每天所做的事情就是翻開微博的首頁,然後翻到他的一條圖片微博,一遍一遍地重複著上面的動作。

 

David,他的俄羅斯朋友前幾天在微博上發了張微博,是他和另一位人類的合影。當然能拍得這麼小清新不可能是跟一個血氣方剛的大男孩的合照,Wiley是這樣覺得的。當然,David也依據他的風格给这首詩配上了古詩。於是他便無形之中给这條微博籠上了一層曖昧的色彩。David是Wiley的一個特殊的朋友——Wiley可以毫不避諱地承認,每次聽見David這個名字的時候,都會想起那個笑起來的時候會露出兩顆格外迷人的虎牙,輕輕眯缝起深色眼睛時睫毛總是下垂在眼瞼处形成一小塊月牙形陰影的俄羅斯青年。儘管他的名字在美國就好像Ivan這個名字在俄羅斯的普及率那樣高。所以Wiley自然就對這個小弟格外關照,他的動態Wiley也能第一時間得到。


Wiley相信這是一個單身漢對於有了女朋友的妒忌心理。一個比他小了四歲的小兔崽子竟然比他還早找到女伴,這在Wiley心中是萬萬不能容忍的事情。他剛想回復David一句“我的手裡怎麼突然多了汽油和火把”,但是他又猶豫了。


我們的美國樂天小子竟然會在這種事情上舉棋不定...Wiley捂住臉,不敢相信地喃喃著。半晌,他放下手機,拿起搁在一旁的白色西裝和淺藍色領帶,起身走到穿衣鏡前一一換上,又誇張地在鏡子面前轉了好幾圈。


“Time For Work~”他自以為俏皮地把最後一個單詞的尾音作了上揚的處理,隨後拿起放在門邊鞋櫃上的鑰匙,然後急急忙忙地趕往录制節目的現場。


他推開演播廳的大門,走回自己的座位並努力掩飾著臉上表情的不自然以及避開對面加拿大人銳利的目光。


錄製一如既往的沒有什麼小插曲,衹是Wiley面對這樣一個生動活潑的話題竟然失去了藉題發挥的興趣,他衹是偶爾在隔壁伊朗小夥子說話的時候依然雙手托腮咧嘴微笑著看著他,祇不過他捕捉到了同樣在做這個動作的David的游離不定的眼神。Wiley倒也說不出來為什麼,但是他隱隱約約的能夠感受得到,David在迴避他。不是可能,而是一定。


錄製結束以後,旁邊的朋友們紛紛約好了要一起吃一頓晚飯,因為這是這一周最後一次在南京錄製節目了,下次再去錄製就又要隔一陣子。Wiley對面的加拿大大塊頭James趁Wiley不注意的時候,猝不及防地用力拍了下他的肩。Wiley條件反射地發出了一聲慘叫。轉過頭,卻發现是眼眸彎彎嘴角上揚笑眯眯的James.


“幫我去把聚會的時間告訴各位吧,孟天。”加拿大人笑得有些憨態可掬地看著他。尚未修剪的棕色鬍子毛茸茸地分佈在他的唇邊,這讓他上揚嘴角的時候顯得更加令人發笑。“順便一提,Bro,你今天狀態很糟糕啊。”他湊近Wiley的耳邊輕聲道,然後趁著Wiley沒有注意的時候迅速走到方桌對面的Romeo那裡了。孟天沖著他的背影翻了個白眼,然後裝作不經意的樣子走到正在說話的兩隻小鮮肉面前。


“Hey Buddy,Wanna Have Some Fun Tonight?”Wiley很不自然地把手搭到Pouya的椅背上,後者甜甜地沖著Wiley笑了笑:“大衛哥哥和我今天晚上都沒什麼事,但是開學了所以不能太晚喔。還有,我不可以接觸酒精...呃,”他抱歉地沖著Wiley僵硬微笑著的臉笑了笑,“我不是有意的,你們不用在意我的特殊需求啦。”


“沒有啊!怎麼會呢!哈哈哈...David要去嗎?”Wiley順勢揉了把Pouya的腦袋,成功地引起了者的不滿.他順口問了問David,可是David衹是作嚴肅狀在本子上塗塗畫畫,直到Pouya小心翼翼地拍了拍他的背。


“大衛哥哥,孟天哥哥叫你。”


David渾身一個激靈,半晌後他才緩緩抬起頭看向孟天那感覺有些不對勁的臉。“失禮了,孟天剛剛有在說什麼嗎?”他迅速地合上本子,還夾在裡面的筆似乎發出了一聲脆響。孟天一時間竟不知道把手放在哪兒,愣愣地繼續放在Pouya腦袋上,結果Pouya一個噴嚏差點把Wiley吓了個半死。


“我說,啊呸,不是我說,是詹姆斯要我問問你,大衛。”Wiley緊張地舌頭打了個結,他咽了咽口水,依然沒有把手從Pouya的頭上移開。“詹姆斯要我問問你,就是,怎麼說呢,你今兒晚上有空嗎?”


“你的兒化音發的不標準,孟天。還有,你有什麼企圖嗎?還是說詹姆斯有什麼企圖..?”David的聲音有點兒發抖,也許是因為Wiley此刻有點紅的臉。


“不是不是!James邀請TK11的所有人去一個生日趴,是James的加拿大朋友。”孟天順口編了個故事,為了把這份邀請說得讓人更加討人喜歡。“你会去嗎?”


“孟天哥哥你可不可以不要揉我的頭了啊..!”忽然普雅的聲音從Wiley的右耳刺激了一下他的聽覺神經。Wiley趕緊把手放下來,這才意識到他又沒了個抓處。David蹙了蹙眉,孟天只好朝他笑笑。


“我今晚上有事,沒法去了。不好意思..現在我要回去趕篇論文了。”大衛的聲音從Wiley的耳邊飄過,轉眼間,他就消失了,就像James從這裡走到對面去的速度一樣快。“大衛哥哥很忙啊...可是他剛剛還說今天可以陪我去買書。”


是啊..他挺忙的。還是不要去輕易打擾他吧。


“孟天...哥哥?”


“See you Later,Bro.”孟天的視線一直鎖定在了大衛離開時推開的門那裡,他呆呆地望著那扇到現在還在搖晃的門,衹是簡單地跟Pouya道了別,就徑直走上前,192cm的毛絨巨怪正兇神惡煞地看著他。


——————————TBC—————————————


大概兩發更完x歡迎提意見.


順便占個糖吳的Tag.這對也意外的可愛啊x.


 


Long Lost Pen Pal(自知沒人看所以強行加長題目。哼。)(cp:衛孟衛)

※Attention:

#請勿上昇真人


#筆者個人惡趣味產物


#OOC有


#若有不可思議的片段 純屬筆者個人惡搞.


寫在前面:


  「HeyyyyGuys.這兒是皖秋。是個大概將來會變成奇怪的cp戰士的人.

  頭一次寫這樣關於Wiley和David的小故事。純友谊向...大概吧x.OOC肾入咯。之前有一小部分昨天在這裡試著放了一部分。可以的話還是一口氣看完的好..?雖然我知道標題長也不會有幾個人。

  還有就是請多關照什麼的..!

  接下來就開始愉快地食用吧!」


==================================================

  David有些愣愣地坐在一大堆空紙箱和捆紮好的紙張的中間,似乎還沒有意識到他接下來妖完成一項如此繁瑣枯燥的工作。积满了灰塵的紙箱被隨意地堆在屋子的各個角落,沒有被捆紮好的書籍散落在地板上,使David的房間就好像任何一間北京大學生邋遢的單身宿舍一樣。David的臉上出現了幾分慍色,他抓起寫字檯上的手機,剛按下Home鍵時手機突然猛烈地震動了一下,接著發出一聲似乎比往常任何時候都要大聲的提示音。

  “Heyyy Dude!10分鐘以前我已經把你的東西放在你家裡了!令母告訴我鑰匙就在地毯下面。所以我把東西放下來以後又在你那裡探索了一會兒真沒意思啊一點特別的東西都沒有——就是這樣!哪天要記得請我喝咖啡作為答謝哦!”

  David沒好氣地把手機往床上一扔,決定對他之前要兌現的承諾不予理會.他摸索著打開第一個紙箱,把死死纏在書本上的塑料繩子扯下來,一本本放到書架上面.

  他在俄羅斯的家裡還是存放了不少的雜書.既有一些小時候看過的童話,又有上中學老師和同學推薦看的小說.其中還有一本他決定自學漢語時花低價從跳蚤市場裡買下來的字典.有些已經被蟲子和老鼠咬壞了,有些裡面還夾著寫滿數字的草稿紙.大部分都是可以作廢品的東西,David也並沒有一本本打開看的閒心。到後來,他幾乎是用扔硬幣的方式來決定一本書的去留。

  直到他在摸索最後一個紙箱的底部的時候,他發现了一個檔案袋,上面還用稚氣未脫的字體寫著曖昧不清的話。“Love Story”,那是用英文寫下的。

  大衛充滿好奇地打開了這個小紙袋子。裡面是一沓白色的信紙,上面用粉色筆排列著英文字母.

  那個美國Boy.David想起來了.中學時代他曾經擁有一個來自美國的筆友。他們之間已經將近五年沒有聯繫過了。

  當时David謹記著父母的淳淳教導,沒有把自己的真實姓名暴露給別人.年少的他惡趣味地給自己编了個名字,Vera,也就是薇拉。至今David都覺得自己叛逆期的時候也是有夠特立獨行的,人家街頭鬧事,自己裝扮成可愛的俄羅斯小姑娘去誘惑太平洋那一端的青春美國小夥子。

  借着這份濃烈的好奇心,David打開了那個檔案袋。裡面的紙張的邊角處已經有些泛黃了,但是粉紅色依然就像那時候一樣鮮豔。不得不說,用重工業用品水準製造的日用品也意外的耐用呢,David心下這麼想著,拿出了其中的一封。

  卷首赫然用英文寫著寫著“親愛的Martin”等肉麻的語句。少年時期的David充分運用了小時候的繪畫天賦,在上面畫了一個非常可愛的想像出來的Vera哭泣的臉。那是一個繼承了David母親金髮的小女孩,臉上有淺淺的雀斑,眼睛是非常漂亮的淺色。信的具體內容有點像女同學們互相傳遞的小紙條的內容,而且令人驚奇的事,當时David不知道從哪裡落下的眼淚把好幾個單詞蓋住了,當然,現在的那部分藍色墨水已經在紙上充分暈染了。David歎口氣搖搖頭,當年的自己竟然寫一封如此少女的信函也會掉眼淚。卷末的問候語「热烈地擁抱您」就好像一個失去力氣的少女寫的字一樣,歪歪斜斜讓人幾乎分辨不出來些什麼。乍一看還真的是一位Vera寫給她遠在天邊的美國小男友的信。

  當然,這些站在David的角度來看無論是當年自己還是現在的自己都會覺得這是一件非常荒唐可笑的事,更何況那個男孩子還一本正經地回了一封短信,而且David擁有無可挑剔的正常的性取向,這麼一看他便越來越覺得「Vera」是個可笑的調皮小子。

  不過歸根結底,就算David有多想否認,Vera也就是David,David就是Vera.Vera是個把一個也許清純無辜的少年兜得團團转的小婊...呃,小壞蛋,所以總有哪一天她/他也總要彌补。儘管這些事情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了。

  不...倒不如說我一定會回一封信,David的腦子裡瞬間闪过一絲這樣的念頭。畢竟那是個為了我去買粉色筆,還花很多錢去把一封信跨國反复寄出去很多次——儘管是為了一個並不存在的人——的男孩。或許Vera在那個時候會有一點動心呢?David看著信纸上用彩色蠟筆畫著的小女孩,不自覺地發揮了文科生高超的想像力。

  就以Vera的感覺,再写一點東西吧。或者告訴他,我是一個齊整方剛的小夥子什麼的。David翻出了他平時用的普通白色信紙,再三思索後,他掏出粉色的彩色鉛筆,很認真均勻地把整张紙塗上了顏色。


  “親愛的Martin:想我了嗎?我是Vera.好久不見。”

   “上一次來信約莫是五年前了吧?儘管歲月流逝的很快,但是我依然記得你上一封信講述的是關於你在中國大學的有趣的事情,这令我很激動,那時我也是非常喜歡中國文化,也曾經嚮往能寫一首漂亮的中國字。現在我做到啦,我可以用繁體字跟你自如的通信。不得不說,我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但是,我那來自遙遠太平洋彼岸溫暖國度的朋友:我今天並不是想說這些的。我想說的是...我一直都欺騙了你,假裝把自己的生活描述的完美無暇,包括我本人也是一樣。”

  “我的名字不叫做薇拉,也恰好不姓什麼伊萬諾夫娜。我是一個目前在北京留學的大學生,今年22歲,與你通信那年也許是14歲,現在我可以向你坦白那個坐在桌旁用湖藍色墨水書寫著各種個樣的事情的人,是一個名叫做大衛.克羅索夫的小毛孩。是他編造出這一切美好的俄羅斯少女的生活。我很抱歉,我替他感到羞恥,儘管他就是幾年前的我。”

  “還有,我必須要承認,那次初吻並不在16歲。”David幾乎是通红著脸寫下了這句話。

  “熱烈的擁抱你,期待你的回信。”

  David猶豫了一下,用俄文寫上了自己的名字,大衛.克羅索夫。他從档案袋裡找到了原先寄信的地址。他來到郵局,貼上一張印著中國古典園林的郵票。當他把信投入綠色的郵筒以後,David像是如釋重負一般舒了口氣。

 


  多年以後,名為Martin的男子隻身回到自己在美國南部童年居住過的家。生銹掉了漆的信箱的門開著,裡面是一封完好無損的信。他好奇地拆開,裡面是早已青春不再的大衛.克羅索夫幾年前用粉色鉛筆和湖藍色水筆書寫的短信。

  “I know,I always know.”

  他望向湛蓝的天空。

  “I Wanna be ur last first kiss.”

  兩行清淚緩緩劃過他的臉頰。

 



  “好久不見,My Long Lost Pen Pal.”


===========END==============

我把這個梗毁得體無完膚。


Long lost Pen Pal(CP:衛孟衛)

  David有些愣愣地坐在一大堆空紙箱和捆紮好的紙張的中間,似乎還沒有意識到他接下來妖完成一項如此繁瑣枯燥的工作。积满了灰塵的紙箱被隨意地堆在屋子的各個角落,沒有被捆紮好的書籍散落在地板上,使David的房間就好像任何一間北京大學生邋遢的單身宿舍一樣。David的臉上出現了幾分慍色,他抓起寫字檯上的手機,剛按下Home鍵時手機突然猛烈地震動了一下,接著發出一聲似乎比往常任何時候都要大聲的提示音。

  “Heyyy Dude!10分鐘以前我已經把你的東西放在你家裡了!令母告訴我鑰匙就在地毯下面。所以我把東西放下來以後又在你那裡探索了一會兒真沒意思啊一點特別的東西都沒有——就是這樣!哪天要記得請我喝咖啡作為答謝哦!”

  David沒好氣地把手機往床上一扔,決定對他之前要兌現的承諾不予理會.他摸索著打開第一個紙箱,把死死纏在書本上的塑料繩子扯下來,一本本放到書架上面.

  他在俄羅斯的家裡還是存放了不少的雜書.既有一些小時候看過的童話,又有上中學老師和同學推薦看的小說.其中還有一本他決定自學漢語時花低價從跳蚤市場裡買下來的字典.有些已經被蟲子和老鼠咬壞了,有些裡面還夾著寫滿數字的草稿紙.大部分都是可以作廢品的東西,David也並沒有一本本打開看的閒心。到後來,他幾乎是用扔硬幣的方式來決定一本書的去留。

  直到他在摸索最後一個紙箱的底部的時候,他發现了一個檔案袋,上面還用稚氣未脫的字體寫著曖昧不清的話。“Love Story”,那是用英文寫下的。

  大衛充滿好奇地打開了這個小紙袋子。裡面是一沓白色的信紙,上面用粉色筆排列著英文字母.

  那個美國Boy.David想起來了.中學時代他曾經擁有一個來自美國的筆友。他們之間已經將近十年沒有聯繫過了。

  當时David謹記著父母的淳淳教導,沒有把自己的真實姓名暴露給別人.年少的他惡趣味地給自己编了個名字,Vera,也就是薇拉。

——TBC——

Long Lost Pen Pal是一首歌,來自瑞典(?)的一支樂隊。靈感來源於其歌詞...食用的還算愉快吧?x.希望自己能有毅力把這個故事寫完咯。

 

.。在這個詹孟滿天飛的時代,就問問有沒有衛孟衛同好。還有。你們聽說過有個cp叫做布吳嗎x..還記得小公主的突襲嘛!那個長髮梗!就問有沒有人吃而已...。實在不行我就只好自產自銷。